寫給你的信

關於部落格
人生如寄 信以為真
  • 637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看春日,看天涯,看奚淞畫展


奚淞,寫小說、寫散文、寫書法、畫油畫、畫白描觀音、刻版畫。在藝術創作活動之外,也長期在《漢聲雜誌》深耕藝術教育;不僅投入民俗藝術的鄉野調查,更參與《漢聲中國童話》的編纂與繪畫工作,這一套書依月份分為十二大冊,順應曆日、節氣,大抵每天一則圖文並茂的故事,成為哺育我們這一代人以及下一代人傳統美學的脾胃。此外,奚淞還身兼雲門舞集的藝術顧問,雲門舞作「我的鄉愁‧我的歌」也曾以奚淞的版畫作品做為舞台布景的主髓。



奚淞的藝術觸角所及如此之廣,所及之處都開花結實得如此豐美,他是畫家?作家?藝術家?在許多採訪以及自述中,奚淞對於他的身份,不只一次表示「
與其名為畫家,我倒寧可被稱做手藝人」,他也確實曾以此為筆名,在報紙副刊上發表畫作和文章。不過,奚淞也不是「非手藝人不可名之」,他並不自限於這個身份裡。在《光陰十帖》的序言中,他說:「無論被叫做畫家或手藝人,不外都是以手牽引心、用心推動手,在生命道路上從事造型探討的人,二者在我是沒有差別的」;可見奚淞已經由那個寫成《封神榜裡的哪吒》時,「身材瘦薄似刀刃、血色不足的臉昂然、一字斜飛的眉眼稜稜閃閃,其實他挑釁似的神色,常常只是為了掩飾內在脆弱的夢幻」的青年,在心與手的修練中,進入更圓熟、寧靜的境地。

 


(圖片來源:趨勢教育基金會)

極少舉辦個人畫展的奚淞,近年只在2008年盛夏、紫藤廬整修重新開幕之際,辦了一場小型的「平淡/光陰」展。自去年春天起,據說是受了老友白先勇的鼓吹,才開始帶著他多年修練的畫作與修習「手藝禪」的心得「下山」;先是由趨勢教育基金會在中山堂策辦了「尋找一棵菩提樹」的畫展及講座,隨即又赴香港大學開展。舊曆年前,又將在台北市立美術館,以「心與手三部曲」為題旨,在春光中辦一場畫展。

心與手的三部曲,分別有「靜」、「淨」以及「敬」三個在內涵上其實是相通的主題。「靜」所展出的是三十三幅白描觀音畫像,「淨」是《大樹之歌》中的佛傳油畫,「敬」則是表現光陰的靜物畫系列。其中三十三幅白描觀音,原是二十多年前奚淞於母親過世後,每月以毛筆白描一幅而成;去年春天在中山堂,奚淞在親身導覽中透露重畫這三十三幅觀音是彼時的重要工作。細觀現場並置的新舊畫作,菩薩依舊垂眉,但笑顏舒展開來了,柳葉也隨風飄揚展現生氣,一如走過光陰長灘的奚淞,踏浪而來,心開意解。



屆時,別忘了帶一本雄師美術出版的《三十三堂札記》到現場去對照,不僅觀賞畫作之美,也循手藝人的心路歷程走進去探一探吧。在春日,向內探看尋訪,一起去看,天涯。
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