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給你的信

關於部落格
人生如寄 信以為真
  • 639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慢慢走,在《13座城市》

《13座城市》分為兩部分,輯一漫寫上海、蘇州、香港、京都、東京、首爾、巴里島、愛丁堡、約克、倫敦、巴黎、巴塞隆納,最後回到台北,共計十三城。輯二則專寫「京都的石頭」,蝶戀花一般的凝視。


王盛弘文字精鍊,卻不過份雕琢,恰如他喜愛並在本書輯二中全心遊覽的京都庭園一樣;在京都的庭園裡,樹木不被刻意剪修、馴化成為駿馬巨鷲,石頭象徵虛彌山卻不以血紅楷體刻大字示意,只巧施一種可以濃縮天地風韻恰到好處的修辭術,將對大塊的冥想與小我內裡的觀照密密編織在一塊。


除了用字的精鍊、行文時有新意(這從他收在《作家的愛情》那篇〈標點符號的使用指南〉對標點符號有趣的考掘,並穿插在全文作為說「愛」的支點,對「愛」要說不說,卻又旁敲側擊、記記切題,就可以窺得一二),在句子的節奏上他似乎也特別用心彩排,因此他的文章不時讀來叮叮咚咚的,好像溽夏靜夜裡的風鈴,風鈴下的紙片印一個「涼」字,讀來很沁爽。


例如他適應了上海街上的車聲後,「不幾步路距離外,車輛還在那裡叭叭叭,叭叭叭,多半時候我們沒聽見了;聽見時,也覺得不那麼可憎,好像已是風景的一部份」;又如他在自己最好的季節看京都,沒有紅葉櫻花也無妨,因為「新葉固然富於生之喜悅,繁華褪去,將凋將殘、將凋將殘之前的奮力一搏,也有不俗的美感」;還有他在巴里島看書,身旁的動靜是「青蛙嘓嘓,蟋蟀唧唧,雲雀啾啾啾,薔薇呼喚蜜蜂,扶桑招引蝴蝶,爬牆虎在嘿咻嘿咻奮力往上攀」。


我特別覺得他句子中的音聲感,在表現上常是逼真且有童趣的,閱讀者能隨之五感打開,閱讀的心眼在紙頁上移動,一如跟著上路遊走。


本書另外引我特別尋思的,是作者在旅途中的身份認同。現下好多人對旅人甚至流浪者的自我定位趨之若鶩,避免成為觀光客,王盛弘卻毫不避諱,並在書裡多次表明這個身份。他說他受到「觀光客節奏」滴答滴答催促、沒多看一眼即將成為歷史的天星碼頭,坦言自己常是「行色匆匆的觀光客」,沒留充足的時間給某一佳美之處,或總是「很盡觀光客本分地」踏遍該尋訪的景點、品嚐不該錯過的吃食。在本書的〈後記〉中,作者以「像我這樣一名觀光客」為篇名做了很真誠的自陳。購得此書時,不妨先睹為快。


我不僅盡了觀光客的『義務』,而且樂在其中。」儘管王盛弘這麼說,他的旅行和書寫終究不是浮面的——上車睡覺,下車尿尿,走進店裡,把錢花掉——到此一遊,幾乎可以說是介於「旅人」與「觀光客」之間:不過份刻苦自己,也不只求縱樂;不疏懶空著腦袋出門,也不在行文之間掉書袋,算是取「中道」而行了。全書的風格,若以旅途間的攝影為喻,不會只有一張張著名地標或某某「名所」的相片,或者更糟,多數相片有三分之二讓一張自拍的遊興盎然的臉給遮擋。因之你可以讀到他在首爾期盼「雪的可能」,盼望將要落空之際,有了「詩意從來不是尋常生活的主調」的領悟,首爾終於在他臨行前以一場細雪贈別。另他在〈每個球都會癢〉觀察不同城市的市民慣習,如咳痰之於上海、啃指頭之於倫敦、街邊小解之於東京醉後大丈夫。至於台北,解答就在新書中,容我賣個關子。


曾經為王盛弘《慢慢走》寫序的許正平在〈The Big Blue〉文中說:「我正旅行著啊,舒適的冷氣艙房與早已被規劃好的旅遊路線,在這個只剩下消費與複製的時代裡,親愛的S,我們還有什麼樣獨特的語言去述說什麼獨一無二的事件呢?


我認為,王盛弘已經研磨出這種語言。而我對這樣的語言,也沒有,抵抗力。


(封面圖片為馬可孛羅出版社提供)



作者部落格:靠邊走
不要錯過Russ眼底的《13座城市》
第一個交作業的年輕女孩,楊桃眼底的《13座城市》


新發現。
文中提及作者另一篇文〈標點符號的使用指南〉,在作者部落格可以讀到,分(上)(下)兩篇。非常精彩,不讀可惜。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