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給你的信

關於部落格
人生如寄 信以為真
  • 639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鹿麓雪見

獨身走在異地的寒冬裡太過清寂?我倒覺得這樣的日子再好不過。


歸來後一年間,若興來神遊,除了未來大抵已確定將去的地方之外,心神多半又悠轉回京都和奈良。三三,我的個性是這樣的,帶著一些候鳥的性格。去過的地方,一旦喜歡,生理時鐘就像被設定了一樣,反覆想要飛返。


在京都住宿的地方主人取名為「鹿麓」,但周邊不見有鹿,鄰近巷口的那條路名也叫「鹿之谷通」,猜想或許此地有什麼與鹿相關的歷史或典故,很想求證,但在日語環境中我宛如瘖啞,只能逕自想像百千年前,此地也是水草佳美、鹿群定居的小丘。或者,大和神話裡的春日神騎乘白鹿飛抵奈良之前,曾在京都東山麓谷間落腳小憩?


抵達住處,放下行裝,原想去離鹿麓不遠的南禪寺,但當日的日照已無多,便走出白川通,在真如堂前的巴士站牌候車,搭上停靠眼前的第一輛巴士、出發、在從未列於探訪計畫上的平安神宮前下車。


平安神宮,明治天皇為紀念平安京(京都舊稱)1100年,飭令建於1895年,同年,台灣成為日本極南的疆土。我在鋪滿細砂石的內廣場上四處走看,遇見一場細雪。


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場雪。在朱紅樑柱、藏青簷瓦環繞的內廣場上,雪就這麼落下,原以為是雨,正想著這雨水明明特別渾圓,但落下的姿態怎麼如斯輕巧?低頭看見深色外套上一粒粒芝麻大的白點......竟然,是雪。很細的雪,手指一碰觸,纖弱的白雪輕輕打了個冷顫就融化成水。死成了水,也復生為水。


後來讀青木新門的《納棺夫日記》,看到了「霙」這個字,霙是指介於雨和雪之間、既非雨也非雪、然又是雨也是雪的水的狀態,一種雨雪雜下、演示諸法空相的天氣型態。或許,我人生在平安神宮遭逢的初雪,是一場落霙。


翌日清晨醒來,拉開窗簾,見窗外又再飄雪,隨意打理一下衣衫儀容趕忙出門,沿著哲學之道、走向永觀堂一路都在雪中行。第三天在清水寺前,正捧著店家給的熱茶暖手,天色忽然一沈,又是一場風雪,這場雪下得不小,但急驚風一樣來去匆匆。之後便沒有再遇見過雪,畢竟冬天已到末路。


日日從鹿麓出門,對門民家內有一株白梅探出牆頭,盛開在散亂枝頭上的白梅也細雪一樣。每天早晨出門,就在這株白梅前左轉,上坡走向「鹿之谷通」,穿過這條小馬路繼續爬段小坡,不出十分鐘便能在哲學之道晨間散步。


三三,鹿麓在京都東山,出門前我特地將關漢卿的曲抄寫在隨身札記本上:


南畝耕,東山臥
事態人情經歷多,閒將往事思量過
賢的是他,愚的是我,爭什麼?



今夜很冷,真想將雙腿伸進鹿麓房內的暖爐桌裡,然後期待翌日清晨一場可能的細雪。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